当年1元国画暴涨3亿倍,买下的竟是他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7-06-22 12:55:06

     导读:6月19日晚,黄宾虹巨制《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创其个人作品最高成交价,买家是山东雷丁汽车,该画作将收藏于其位于潍坊的尚美术馆内。1952年的时候,黄宾虹的画才卖1块钱一幅,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可以买好多幅。黄宾虹的画从1元涨到3亿元,价格暴涨了3亿倍。这似乎也验证了他的那句话:我的作品,要五十年后才真正会为人所认识。

 

拍得此画的雷丁汽车负责人表示,开创一项全新的事业也跟黄宾虹的画作一样,它的价值可能需要很久才会被市场、被行业所认知。所以,要沉得住气、耐得下心,持之以恒地去长期投入。在中国这块市场上,很多事物的价值也是被严重低估的,我们对黄宾虹先生《黄山汤口》画作的收藏,是对中国近现代艺术的信心,更是对中国的信心。

黄宾虹活着的时候,收藏家嫌画得脏,黑乎乎的,画送都送不出去。黄宾虹有次在上海开画展,只有一个人买他的画,黄宾虹激动坏了,送了他一堆,这个人叫傅雷。在1951、1952年,黄宾虹的画才涨到一元钱一张。

直到1977年,王雪涛的画12元一平尺,李可染是15元,他拿着陆俨少的画去荣宝斋,给出的价格是8元一平尺。上世纪80年代初,天安门前的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外宾服务部”,吴作人的润格是一平尺5元钱,李可染8元,刘炳森6毛、8毛钱。

1981年,从香港回来的许化迟,仅花20多万港币就买下了外宾服务部的全部画作,超过9000张字画,包括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等人作品,“谁的都有”。

大师当年都卖地摊价,齐白石画价是每平尺4元钱,吴作人的润格是一平尺5元钱,李可染8元,刘炳森6毛、8毛钱。黄宾虹的画一元钱一张。70年代,像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当时收购价都是45块钱一大幅,齐白石才卖10块钱一尺。任何东西都没有艺术品增值快,如今,中国书画已经暴涨了1亿倍了。)

 

(国画大师黄宾虹)

黄宾虹拍出3.45亿,当年卖1元没人要

6月19日晚,黄宾虹巨制《黄山汤口》以7200万元在嘉德2017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起拍,价格很快突破亿元大关,随后更是以1000万元的竞价阶梯上升,在场内多位买家之间展开竞争,现场竞买异常激烈,最终以3亿元落槌,花落场内中区9027号买家,加佣金以3.45亿元成交,拍前估价为8000万-1.2亿,为本场估价最高拍品。

据悉,拍得此画作的是来自山东潍坊的雷丁汽车。这家企业是中国低速电动车市场的龙头,每年的销售额预计在人民币数十亿元以上。能够以3.45亿元拍得此画,足见这家企业的实力和魄力。而在这个世界上,黄宾虹先生从此又多了一位懂他、欣赏他的企业家。

 

(位于山东潍坊的雷丁尚美术馆)

《黄山汤口》这幅作品是黄宾虹绘画生涯中的绝笔巨制,其一生九上黄山,此作绘于1955年,这年黄宾虹92岁,患有严重的眼疾,他凭着记忆勾勒出了《黄山汤口》。作品流传有序,曾是黄宾虹知交陈叔通旧藏,曾入藏故宫博物馆。

陈叔通(1884-1966),名敬第,杭州人。清末进士,留学日本。曾任上海商务印书馆董事。晚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生平酷爱梅花,室名百梅书屋。陈氏为黄宾虹知交,1919年秋,曾介绍黄宾虹任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主任。

潘深亮先生撰文《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几件黄宾虹画作》(1998年《收藏家》发表),行文着意描述此件:“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黄宾虹《黄山汤口图》,纸本,设色,纵171.5厘米、横96厘米。图画我国著名风景胜地黄山秀美风景。画面山势巍峨屹立,耸入云霄。山中林木葱郁,浑厚华滋,烟云出没,气象恢宏。山下房舍隐现,二人坐树下。图中山石先用遒劲圆润有顿挫的线条勾轮廓和脉络,后用浓淡、干湿墨繁皴密点,赭色相参。苍松老树,以古篆法写之,笔法古朴苍劲,刚柔相济。构图丰满,墨色光华焕发,韵味无穷。画面右上角自题黄山汤口,三十六峰天都、莲花、前海胜景,由汤口入。九十二叟宾虹。钤 黄宾虹 、 黄山老人 二印。此图乃先生晚年作品,然笔力雄健,全无老态。山溪树木一笔不苟,房屋人物刻画入微,令人惊叹。”

(6月19日晚,嘉德2017春拍黄宾虹巨制《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创其个人作品最高成交价)

 

《黄山汤口》五笔七墨具备,是黄宾虹画论主张在纸上“用兵”的有力例证,晚年绝笔,力道老辣,堪称宾翁腕底山水翘楚。此幅博物馆级的抗鼎力作,出版著录无数,一时不能穷尽,各处专著论及宾翁代表作,此件皆列于首。《黄山汤口》不啻于是黄宾虹一生中的最伟大作品,笔墨之冠,艺术之巅,亦堪当中国近现代书画史中的明星,载入艺术史的经典之作。

同一专场中,李可染《雄关漫道》以5500万元起拍,以765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8797.5万元成交。潘天寿《耕罢》以咨询价的形式上拍,8800万元起拍,以1.382亿元落槌,加佣金以1.5893亿元成交。

相比傅抱石、李可染等早已跨入亿元俱乐部的大家,黄宾虹此前的最高价位在千万元。目前在全球艺术品市场上,黄宾虹作品拍卖纪录前三甲均由中国嘉德缔造并保持至今。

2014年5月18日,黄宾虹作于1955年的《南高峰小景》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626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中黄宾虹作于1952年的《山川卧游卷》手卷以5290万元成交,创下了黄宾虹个人纪录。黄宾虹的市场价值确属慢慢被发掘的,尤其在其诞辰150周年系列展后,其精品力作成为拍场焦点。

2014年5月18日,黄宾虹作于1955年的《南高峰小景》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626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黄山汤口》六年前在北京举行的翰海2011春拍会上,以4772.5万元成交,刷新黄宾虹作品拍卖纪录。

 

(黄宾虹绝笔巨制《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黄宾虹的画从1元涨到3亿元,价格暴涨了3亿倍。)

中国书画价格暴涨了一亿倍

我说收藏增值的问题,我1949年进北京,进北京之后刚打完仗,齐白石的画卖多少钱,卖6块白洋,不要纸币,就要白洋,那时候对纸币已经不信任了,刚打完仗,大家都很穷,我们解放军基本都是工农兵,对这个书画不太懂。

所以那个时候书画不值钱,是近代以来中国书画市场上的第一个低潮期,历史上也如是,战乱的时候就是书画市场最低潮的时候。放到现在得3500万吧,上次拍两个多亿的,增值一千万倍。

在解放以后,任何东西都没有艺术品增值快,文化革命的时候,后来到五几年的时候,1954年、1955年的时候,齐白石的画已经涨到收购价5块钱以上,可是到文化大革命收购价又重新回归之前。

我们70年代,那时候买画的时候,你像北京几个重要画家,像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当时收购价都是45块钱,李可染山水在1964年,收购价当时卖给荣宝斋四张山水,给他350块钱,李可染高兴坏了,因为都是三裁的,一张一尺合10块多钱了,李可染高兴的说,我的画超过我老师的收购价,齐白石才卖10块钱为止。

当年45块钱,现在拍卖会上至少180万,当年60到90买的山水,现在至少拍500到1000万,翻了几万倍,什么房地产,什么都不成。在改革开放以前,从解放到改革开放以前,我们国家黄金收购价152,三块零四分一克,现在涨到一百多倍,白银,从解放到改革开放以前一直是四分钱一克,当时我们进北京一块白洋换一块人民币,3.5块白洋买齐白石的3.5人民币,收画的利润有上千万倍,有上万倍。就拿齐白石讲,二零零几年的时候才两万块钱一尺。现在卖多少钱了?

作者:刘文杰(著名收藏家)

(到1952年的时候,黄宾虹的画才买1块钱,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可以买好多

黄宾虹的画一元钱一张,普通人月工资可买好多幅

李涵教授回忆,1954年冬,当他还是14岁的懵懂少年,就喜欢到北京王府井的和平画店看画。店里的画有60%是齐白石的作品,大概20%是徐悲鸿的,还有傅抱石、陈半丁、王雪涛等人的作品。齐白石的画多半是竖轴,价位也就二、三十元一幅。他清楚地记得,一幅三平尺的竖轴牵牛花,叶子上加一只写意蚂蚱,标价是20元。徐悲鸿的画马和牛比较多,一幅画的价格在六、七十元左右,其中有一幅大画翠竹仕女标价110元,算是当时店内最贵的画了。

“诗人艾青曾说过,他收藏的几幅齐白石的画不是齐先生赠送的,而是花钱买的。当时齐老自称94岁,画价是每平尺4元钱,艾青为了请齐老题上款还多加了几块钱。即便按这个价格,当时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工资就可以买两幅齐白石的画。”李涵告诉记者。

和平画店创办人、荣宝斋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任经理许麟庐之子许化迟,如今是位收藏家,两年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印证了李涵先生的说法。

据许化迟回忆,上世纪50年代初,父亲许麟庐的“和平画店”在齐白石的支持下开业,郭沫若、徐悲鸿、傅抱石、张伯驹、李苦禅、启功、黄苗子、黄永玉等,都是常客。那时候齐老不是很富有,直到去世也不富有。很多画家生前都不是很富有的,在1951、1952年,黄宾虹的画一元钱一张。

直到1977年,据许化迟透露,王雪涛的画12元一平尺,李可染是15元,他拿着陆俨少的画去荣宝斋,给出的价格是8元一平尺。上世纪80年代初,天安门前的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外宾服务部”,吴作人的润格是一平尺5元钱,李可染8元,刘炳森6毛、8毛钱。

1981年,从香港回来的许化迟,仅花20多万港币就买下了外宾服务部的全部画作,超过九千张字画,包括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等人作品,“谁的都有”。

到了1997年,陆俨少的画在拍场市场已是几百万元一张。如今,尽管赝品不断出现,一些大师的画作在拍卖市场上动辄过亿。

(作者:陈国林)

来源:中新网 编辑:maojh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经济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经济新闻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经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81785256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