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数据

首页 > 财经频道 > 经济数据

工业原材料价格过山车 恐推高明年CPI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7-12-07 11:26:15

  部分原材料价格同比翻番 短期炒作过度放大价格波动

  工业原材料价格过山车 恐推高明年CPI

  专家建议进一步加强期货市场监管,稳定市场预期

  瓦楞纸价格翻一番,螺纹钢、烧碱、硫酸等价格同比涨幅超五成……一年多来,钢铁、有色、化工等工业原材料的价格普遍上涨,屡屡创下阶段性新高,部分已接近2011年时的历史峰值。

资料图;炼钢厂 李南轩 摄
资料图;炼钢厂 李南轩 摄

  工业原材料价格如此走势,是理性复苏还是任性上涨?业内人士指出,去产能背景下,供给紧而需求稳,导致工业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这有助于提振工业原材料企业利润,促进下游行业转型升级。但一些工业原材料价格大幅震荡式暴涨,不仅超出正常的价格波动范围,而且存在炒作苗头,影响工业原材料行业和下游制造业稳定。

  部分工业原材料“一天一个价”

  “去产能背景下,供给紧而需求稳,带来工业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这有助于提振工业原材料企业利润,降低其资产负债率,同时倒逼下游企业加强成本管控,促进其转型升级。但现在的问题是涨得太高,变化幅度太大,超出了正常的价格波动范围,影响行业健康发展。”常年深入去产能一线的安徽省经信委原材料工业处副处长夏显章说。

  10月10日,生产规模亚洲第一的钛白粉企业龙蟒佰利发布近一年多来的第九次提价公告,其主导产品硫酸法金红石型钛白粉对国内客户每吨累计上调6200元。次日,安纳达等七家钛白粉企业跟涨,掀起新一波涨价潮。

  据WIND资讯对十余家代表性钛白粉生产商出厂价的统计,一年多来,广泛应用于涂料、塑料、造纸的重要化工原料钛白粉价格大幅震荡式上涨。以主流产品金红石型(R2)钛白粉为例,今年5月每吨价格冲高至2万元左右,相较去年同期涨幅最高达75%,随后迅速走低,部分月跌幅超10%。截至目前,每吨价格1.8万元左右,同比上涨近30%。

  “钛白粉的价格走势是工业原材料价格变动的缩影。一年多来,钢铁、有色、化工等工业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屡屡创下阶段性新高,部分一天一个价,已经跟2011年历史峰值时的价格基本持平。”华安证券原材料分析师蒋园园说。

  国家统计局9月数据显示,原材料、产品价格普遍上涨,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从去年同期的59.4上升到68.4,出厂价格从51.5上升到59.4。根据国家统计局对24个省(区、市)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的监测,截至9月30日,除农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外,黑色金属、有色金属、化工产品等共计39种生产资料中,有37种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其中螺纹钢、硫酸、烧碱等11种生产资料涨幅超五成。更有涨势突出者,如瓦楞纸价格同比上涨120%,未列入监测、但生产用途广泛的聚合MDI和PTA价格翻一番等。

  部分中下游企业净利跌超100%

  “凡是需要用到工业原材料的企业成本端压力都越来越大,很多下游企业经营艰难。”蒋园园表示,仅用钢成本,每台汽车增加近2500元,空调增加约44元,冰箱增加约50元……以前一些中小企业依靠低价在市场上还有生存能力,现在如果产品没有差异性,也没有成本管控优势,将很快被淘汰,工业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将加速下游行业整合。

  “2017年以来,原辅材料、能源价格大幅上涨,且呈高位盘升趋势,产品价格调整速度、幅度远低于原辅材料和能源价格涨幅、涨速,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巨大压力。”生产合成革的上市公司安利股份10月27日公告称,今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5.99万元,同比下降105.93%。《经济参考报》记者查阅10月以来陆续公布的上市公司三季报,像安利股份一样受到工业原材料成本冲击的企业不在少数。

  不仅部分竞争力弱的中小企业面临被淘汰,技术先进、成本管控优良的下游制造业行业龙头同样经营压力巨大。百年家电老店惠而浦前三季度主营业务亏损2.9亿元,国内首家以塑料型材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海螺型材主营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170.51%,世界排名第七、国内26年保持行业第一的安徽叉车集团因原辅材料涨价成本增加4亿多,较总营收62亿元的规模,波动巨大……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获悉,除倒逼其转型升级的积极影响外,工业原材料价格的剧烈波动,已一定程度导致下游制造业普遍性经营压力大,挫伤企业家信心。

  “产品价格不可能像原辅材料这么大幅度波动,企业最希望看到的不是价格高或低,而是相对稳定。现在成本涨起来像疯掉一样,跌起来也像疯掉一样,对企业而言是致命伤。”国内一工业用车生产企业总经理说,还是同样的钢材,排耗和性能都是一样的,价格却今天高、明天低,严重影响企业经营。

  “目前终端需求较平,下游企业难以将成本继续向下传导,价格传导不畅使其承担了绝大多数工业原材料涨价的压力。”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今年以来PPI每个月都保持5%以上的同比增速,而CPI则相对平稳,这说明工业原材料的价格一直在涨的同时,下游的产品价格几乎没变,使下游企业受到工业原材料和产品价格的双重挤压。

  “只怕炒得越高跌得越凶”

  “一亏亏几十个亿,一赚又赚几十个亿。”《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工业原材料生产企业普遍担心暴涨之后迎暴跌,他们更希望价格相对稳定,每年有固定的客户,赚取合理的利润。然而,面对已在高位剧烈波动的价格,多数工业原材料生产企业骑虎难下。

  与下游制造业企业成本端受到剧烈冲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工业原材料生产企业净利润的大幅上涨。

  受益于企业并购和钛白粉涨价,龙蟒佰利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5倍;中国铝业也因铝价表现强劲和市场需求稳定增长,净利润同比增长接近10倍;MDI货源偏紧、价格高位运行,万华化学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两倍……据上市公司三季报,因产能过剩压抑了两三年时间的工业原材料生产企业多从巨亏变暴涨,在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带动下,净利润普遍增长两倍左右,涨幅高者可达十余倍。

  “只怕现在炒得越高,以后跌得越凶。”国内一家铁集团董事长直言,多数工业原材料在全球来看依旧过剩,一定范围内供给不足只是暂时的,按计划稳步推进去产能不会导致工业原材料价格的暴涨,一些短期的趋利炒作过度放大了价格的变动,这会影响整个工业原材料行业的复苏和长远发展。

  “部分工业原材料的确存在一定的短期供给不足,这是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夏显章表示,劣质产能被取缔,合法产能待释放,其中的时间差导致部分工业原材料的短期供给不足。他以钢材市场为例解释说:“在1.2亿吨地条钢产能被取缔的同时,企业闲置的合法产能恢复周期至少为半年,有些企业还要观望地条钢是否有机会抬头,需要的时间就更长,预计钢材的供给不足将持续到明年四五月。”

  一些工业原材料生产商控制着产量生产,导致有效产能不能全面释放。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价格涨得太高了,没人敢让它跌下来,本身苦了好几年的工业原材料生产企业是舍不得的,于是特别小心谨慎地生产,有多少卖多少,提心吊胆地控制产量,这加剧了部分工业原材料的短期供给不足。”

  没有只涨不跌的商品,从长远来看,行情和价格都是波浪走势,跌势和涨势都有尽头,大涨之后通常会有大落。夏显章建议,在产能全面过剩的大环境下,工业原材料生产企业面临的挑战是能否在好的市场行情下,为度过下一波不利行情做好资金、技术、管理等各方面准备。

  炒作过度放大价格变动

  一些工业原材料生产商垄断性联合涨价,投机资金在期货市场炒作推波助澜,现货网站联合释放涨价预期……多位受访的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一年多来,部分工业原材料价格暴涨暴跌,超出正常波动范围,这与短期趋利的人为炒作不无关系。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11月,国内规模最大的记忆绵家居制品生产企业梦百合实名举报沧州大化等四家TDI生产商价格垄断,将工业原材料生产商垄断性涨价推至风口浪尖。“去年10月,TDI价格从每吨1.8万元暴涨至5万元,且长期出口和进口价格倒挂、价差悬殊。”梦百合董事长倪张根公开表示,沧州大化等四家TDI生产商多次以召开行业协会、电话会议的形式在价格上进行协同,涨价时间和幅度高度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发改委2017年公告的两起价格违法与垄断案件均为工业原材料生产商滥用在市场上的支配地位,实施价格垄断。其中较为严重的一起是湖北宜化、中盐吉兰泰等18家PVC生产商组织“西北氯碱联合体”,在2016年连续六次举办联合提价或共同保价止跌会议,并通过微信群多次发布《价格执行表》,明确约定各区域及出厂自提最低限价。值得注意的是,涉案企业去年累计生产的PVC多达1200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三。

  “部分区域内工业原材料生产商数量少、影响大,易联合涨价。”国内一家化学建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上游工业原材料生产商因价格垄断被罚,但处罚数额远低于其涨价获利,不足以惩戒。况且,除持确凿证据实名举报外,国家发改委主动出击查处价格垄断的难度较大。

  投机资金在期货市场炒作推波助澜不容忽视。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副研究员尹响解释说,一般认为,期货价格是现货价格的未来走势,在工业原材料领域,如果利用得好可以帮助企业锁定利润、套期保值,发挥稳定价格的作用。但如果让投机性资金占据上风,将导致工业原材料价格暴涨暴跌,推动现货市场的人为囤积,造成市场恐慌。

  一年多来,商品期货市场多次风起云涌,螺纹钢、铜等期货几次登上投机炒作的风口浪尖。《经济参考报》记者查阅上期所交易数据发现,螺纹钢和铜的行情可谓冰火两重天,从11月27日到30日,螺纹钢主力合约1805天天上涨,从3796元到3990元,涨幅超5%。现货市场上同样火热,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这短短四天的时间里,就有唐山东华、包头亚新等25家钢厂纷纷调高螺纹钢、高线、盘螺的出厂吨价,数额从30元到120元不等。与此同时,铜主力合约1801则接连下跌,从54440元至52840元,跌幅近3%,而此时距离铜主力合约1801站上近四年多来的阶段性新高56100元,仅过去不到一个半月。

  事实上,自去年黑色系价格剧烈波动以来,三家商品期货交易所便加大了监管力度,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以上期所为例,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10月,上期所共处理异常交易行为1028起,对45名客户采取了限制开仓的监管措施,对60起交易行为进行违规排查,对其中14起展开立案调查。专家建议,应进一步加强期货市场监管,稳定市场预期。

  现货网站联合释放涨价信号。“国家发改委曾经处罚过一些现货网站,他们通过QQ群、微信群联络,共同释放涨价信号,这也是配合期货炒作的一种价格操控。”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伴随期货市场的炒作,一些现货信息网站有形成价格同盟的倾向,一方面,发布如某工业原材料生产商计划下个月上调产品价格的信息,实际上该生产商还未涨价,但网站已经在释放涨价信号。同时,刊载大量过度解读去产能、环保限产等政策的文章,营造工业原材料严重紧缺的预期,有很大的操纵性。

  “工业原材料价格持续高位,预计明年CPI将逐渐走高。”夏显章表示,尽管全国经济前三季度一直处于高PPI、低CPI的大环境,并且这样的大环境可能会延续至年底,但是CPI相对于PPI具有一定滞后期,上游行业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将导致下游消费品成本压力逐步凸显。

  李迅雷也认为,预计明年,下游企业通过产品涨价将成本压力向消费者传导的概率会加大,目前工程机械领域已开始提价,CPI将逐渐走高。记者 董雪 合肥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曹阳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经济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经济新闻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经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81785256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